阿银

世上绝大多数的人仅仅只是人而已,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请像一个人一样去爱与被爱。

【靖蔺无差】遇到神棍请见一个打一个

warning:

1、无剧情无逻辑无背景的三无小短文。

2、OOC、OOC、OOC

3、私设多,可以当AU看,是新开的脑洞,跟前文没有任何关系噢。

4、最近沉迷帝王X方士无可自拔,所以是梁帝萧景琰X方士蔺晨(蔺少君)


近来金陵城里出了一桩奇闻,皇帝陛下亲自下旨要在宫中宣室东北侧兴修一座塔楼,取名少君楼。

兴土木修宫室乃是历朝历代皇家的乐趣之一,本来也算不上什么奇闻逸事。但今天说的这一桩确有几处不寻常。


这第一处,修建塔楼的旨意乃是皇帝陛下亲自所下。大梁现今皇帝陛下乃是先皇第七子,其生母静妃原本是林贵妃家的医女,因而自小就养在贵妃宫中。以其聪亮明允深得先皇喜爱,十岁便立为太子。五年前先皇病重,下罪己诏自责“四境征伐,扰劳天下”,弥留之际更是召还是太子的陛下入宫,遗嘱“当复农本,轻徭役,以休万民。”这五年来,皇帝陛下谨遵先帝遗志励精图治。对民,是轻徭薄赋,休养生息;对臣,是知人善用,从谏如流;对己,宫室园林未有增建,仪仗车骑能省则省。因此,朝臣与百姓莫不称颂这位新帝的贤明。而这一回却是皇帝陛下亲自下的旨意。不仅如此,朝廷上以梅丞相为首的一大片文臣都极力反对,但这却依旧无法改变皇帝陛下的心意。不过,梅丞相之所以反对除了认为这一工程劳民伤财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在于这个楼建在主殿宫中,而且是为了蔺少君而建。这也是这一桩事的第二处不寻常。


蔺少君是何许人也?金陵之外或许并没有什么人听过他的名号,但在金陵城中,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约是两三年前,他忽然出现在了金陵城,但在此之前是何人氏,为何来的金陵也无处可知。他本人时常出入红袖招妙音坊等风月场所,与好音律的金陵子弟多有来往,但为人神秘行踪不定,因此即便是相熟之人也往往对其私事知之甚少。曾有传言说他大约是某位公侯王臣的入幕之宾,但事实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蔺少君若只是个好风月的公子,那金陵城中不过多一段令人遐思的风流佳话罢了,也不至于弄的人尽皆知。

事情还要从国舅公言侯的寿典说起。今年五月十三是言侯五十大寿,因此自从年初开始国舅公独子言豫津就找了宁国侯府的二公子萧景睿一起张罗寿诞之事。言侯自十几年前胞妹前言皇后仙逝之后,便自以为方外人,不再过问府中的家事,只同北城外的青云观的道士们一处清修。后来越发沉迷其中,这两年竟到了一步也不曾踏进过国舅侯府的地步。三月,言公子为了寿典一事亲自上了一趟青云观,预备请他父亲回府。但言侯一门心思只扑在修道炼丹之上,对寿诞之类兴致缺缺。任由言公子几番劝说,甚至抬出了皇帝陛下的名义,也无动于衷。最后,言公子不得不搬出了他的好友蔺少君,说他也有意参加寿典,同时还告诉了言侯一段关于他的往事。

这位蔺少君原本是琅琊人士,年少时喜好游览天下,曾到过东海附近。一日天气甚好,他一时心血来潮于是驾了一叶小舟独自出海。海上漂了约半天光景,就到了一座海岛,他在岛上遇见了一位卖药郎。此人须发皆白但是面容却是少年清秀模样,蔺少君不由十分好奇于是与对方攀谈起来。两人言谈投机,不知不觉天色已暗,对方于是留了他一夜。当第二天离开海岛前蔺少君才知道,此人正是秦始皇东游时与之谈了三天三夜的道生安期生,而他自己也已经不知多少年岁了。

言公子说罢这一段,国舅公才终于同意五月回府。

但不知为何,言公子回城不久就发现,蔺少君的这一件往事金陵城中已经人人皆知了。而且不仅如此,蔺少君“长生不老起死回生”、“料事如神未卜先知”等等其他各色传言也沸沸扬扬流传起来,甚至还有一些曾经受过他恩惠的不明人士的现身说法。一时之间,蔺少君可谓是风头无二。他往常现身的红袖招等地方,每天都聚集了一群人,想一睹他的真容。但是说来也奇怪,从那几天起,似乎再没有人见过他。

不过既然言公子对他父亲承诺过蔺少君的到场,所以不得见的人们也不担心见不到他,正所谓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也正因为这个缘故,最近递进国舅府的帖子也越来越多了。


兴建少君楼的消息就是在这个时候放出来的。这消息一出,不少人就怀疑消失一月有余的蔺少君应当是进了皇宫了,但宫中除了皇帝陛下执意建楼以外,再没有传出其他消息,所以,消失的蔺少君究竟去了哪里?下月十三言侯的寿典上又将会发生什么?陛下为何执意修建塔楼?这一切的谜团也只能等下一次揭晓了。


说书人话音一落,这个简陋的茶楼里便响起了一阵叫好声。有人还沉浸在故事里边,意犹未尽地与邻座讨论着后续发展的可能性。不过日头已偏,所以更多的人在打赏了说书人后就直接回去了。这是一座由驿站经营着的茶楼,虽说分了两层,但非常简陋,通常也就只有过往的行商以及附近村庄的村民会在此歇歇脚。不过今天有一些不一样,茶楼最里边有两位书生样的公子,两厢对坐一言不发。方才说书人这边的大动静似乎一点也没有打扰到这两人的静坐。当然比起说书人,他们俩更了解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照这个进度,不出三个月全天下都该知道你的神通了。噢,到时候老阁主也该知道了。”

第一个发言的是梅长苏。论体力,他实在没法跟这个从小四处跑的蔺少阁主比,所以还是得速战速决一击即中才好。琅琊阁做的是买卖情报解人疑惑的生意,所以老阁主向来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虚无缥缈的神仙鬼怪的故事,因为编纂这类故事的人往往就是想利用人们的无知去行坑蒙拐骗之事。蔺晨早年四处远游时候热衷于搜集这些志怪故事,曾被老阁主狠狠训过一顿,差一点因此不许他继续外出。

“……你就这么闲跑这么远来挖苦我。”

“当然不是,我是替景琰来找你回去的。”梅长苏看着眼前这个苦着张漂亮脸蛋的人,忽然想起京城里边大发雷霆的那一位,他这次来就是受了那一位的委托,务必要将人带回去。

“就金陵城里那样子,我现在回去也只能在躲着不出门。”蔺晨虽然是因为跟萧景琰闹了别扭才跑出来的,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他早就消气了。只是金陵城中的情况愈演愈烈,他实在没法回去。想到这一点,他忽然气愤起来,堂堂琅琊阁的少阁主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狼狈。

“其实这个事情,你要么顺势端着个半仙的架子,让他们不敢随意冒犯。要么澄清是谣传一笑置之,时日一久这个事情自然会被淡忘掉。相反,你越是不现身,传言只会越来越多。”

“我要是顶着半仙名号,我爹不打死我算好的了,”顿了顿,蔺晨继续说道,“至于澄清……现在还不是时候。”

梅长苏正端着杯茶水要往口里送,听到这一句,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忽然大笑起来,手中的杯子一时没拿稳,茶水撒了一些出来,顺着木桌往蔺晨一侧流去。蔺晨皱了皱眉头,转身要走,却被一把拉住了。

“豫津说的那些话,不会是你教他的吧。”

“总而言之,我现在是不会回去的。”蔺晨整了整刚刚被拽住的衣袖,冲着梅长苏肯定地说。

“你不想知道是谁在煽风点火吗?”梅长苏放下茶杯好整以暇。

“我查过了,是秦般弱跟她那的那群姑娘。算了,好男不跟女斗。我就在外避避风头吧。”

“如果我可以把传言压下来,你就跟我回去。怎么样?”

“你要怎么压下来?”

“想知道就回去看我怎么做。”

蔺晨沉默了一会,答道:“可以。”

听到这一句,梅长苏叹了口气,这对冤家也是够折腾他的,还是像霓凰说的,早点辞官归隐跟她去云南吧。

“等等……秦般弱不会是江左盟的人吧。”


可能没有后续了,从蔺晨角度把脑洞补充说明一下。


因为梅长苏梅丞相身体不好,作为朋友的蔺晨从琅琊阁来到了京城,平日里看个舞听个歌撩撩美人(就是萧景琰)不亦乐乎。然后言侯的五十大寿要到了,言豫津想趁着这次寿典把言侯请回来,顺便跟老爹坦白一下他跟萧景睿之间的爱恨情仇,但是言侯一门心思修仙就是不肯回去,于是豫津就编了个蔺晨也是方士曾经见过安期生的谎话想把他爹骗回家。他跟他老爹之间的对话无意间被秦般弱知道了,她想利用他的名人效应为自己创收,于是四处散播蔺晨是半仙的谣言,还找了红袖招里面的姑娘现身说法。蔺晨被搞没法在城里待了,于是就进宫里去避避风头。耿直的皇帝陛下虽然不相信半仙这种鬼话,但是认定蔺晨肯定招惹了秦般弱以及她那里那群姑娘,于是半生气半吃醋地表示要效仿汉武帝金屋藏娇修建塔楼。蔺晨表示我TM太无辜了,于是就跑路了。皇帝陛下冷静下来想想还是要把人追回来,但是梅丞相表示你TM要是也跟蔺晨一起跑路了,这国家大事压我一个人身上累死累活,我该怎么跟霓凰交代,于是坚决反对。于是皇帝表示既然你不让我去找人,那你自己把人去找回来。然后梅长苏就找过来了,两人在某个驿站的茶楼里面对峙。至于“少君”,就当是蔺晨的花名好了,名字取自历史上传言见过安期生深受汉武帝喜爱的神棍“李少君”。

李少君后来死了,但是汉武帝不信非要认为他是羽化成仙了,同时还在全国范围内征召方士。这一条简直可以开一个虐向靖蔺脑洞……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