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银

世上绝大多数的人仅仅只是人而已,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请像一个人一样去爱与被爱。

【诚楼】虫师AU—朝花夕露篇(一)

warning:

1.《虫师》+楼诚,毫无关联,纯粹脑洞,ooc,私设。

2.起名废,章节标题时代背景设定名称等照原作(然鹅原作这方面也很暧昧)。

3.朝花夕露(《虫师》第六话)篇应该会更完,着急看结局的可以去看原作。


《虫师》设定简介(摘自百度): 另一个世界,住着一群与常见动植物截然不同的生物。远古以来,人们敬畏地称它们为“虫”。当虫的世界和人的世界重合时,虫师便会出现。这些虫显然不是看上去肉呼呼扭动的小东西,而是一种最接近生命本源,类似灵体的生物。它们有自己的生存方式,而这种方式却可能有悖于人类的常识,甚至危害人类的生存。于是就出现了“虫师”这种职业,他们云游四方,对虫的生命形态,生存方式进行研究,并接受人们的委托,解决可能是由虫引起的怪异事件。 


【诚楼】虫师AU—朝花夕露篇(一)

日出日落 

朝颜花开只一日

日落日出

附近花重开一片 

但已非昨日之花 

然 艳丽不改 


事情要从明堂发来的的一封加急信说起。

作为沪上最年轻的名医,明堂一向是忙得脚不沾地的。所以当明楼看到寄到自己手上的厚笃笃的一沓信纸的时候,不由地担心起来,能叫他堂哥花这么写这么一封长信还加急送来的,恐怕这个委托他的是事情麻烦的很呐。

信上说他几日前接到一个肺痨病人,本来这病说重也重说轻也有法子治疗,倒也没什么。只是这个病人在这之前一直都没有就医,而是送去一个叫“天降”的村子里“静养”。那个村子里面据说自建村开始就天降了“肉身神”,每月十五彰显神迹,有缘得见者可驱灾辟邪,亦能疗病养身。当然,明堂认定这绝对是神棍所为并且他非常怀疑这一切是有某种“虫”引起的。他费了整整十几页纸絮絮叨叨地控诉这个神棍是如何可耻地坑蒙拐骗,而他的病人又是如何傻缺的信以为真,最后寥寥几笔提及“天降”村的所在地和所谓的神迹,并诚挚地拜托明楼走一趟。


明楼最关心的也是神迹的部分,“起死回生,返老还童”。他反复看了好一阵子,思索了好一阵,依然毫无头绪,起死复生也好,返老还童也罢,都是违逆天道的行径,即便成了,那么那个人就已经不再是“人”了。而从信上的叙述来看,“肉身神”彰显神迹之后依旧能享用供品,外形也与常人无异。这实在是不可思议。于是,明楼收起了信,决定一探究竟。


天降村坐落在江浙一带西边的某处深山里,村落与外面只一座藤蔓桥相连。

现在明楼已经到了这里。藤蔓远远地延伸开去,尽管藤条粗壮地让人很有安全感,但从桥的这一端远远望去,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庄,笼罩在黄昏的金灰色里,像极了一个不见底的深渊。


过了藤蔓桥,再往里走上半刻钟,一个古老而寥落的村落便远远地浮现在明楼的眼前。第一眼他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他中了什么致幻的虫的把戏,因为他实在无法想象现在竟然还有这样破败的村落。就拿眼前这个屋子来说吧,房子是用似乎是黄沙堆建起来的,而墙面的坑坑洼洼显然是受了雨水的冲蚀。屋顶没有瓦片,只有大量的干草杂乱地堆在一起,可以想象大雨天恐怕是是:“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屋子正面架着两块破旧的木板,落着一把生满锈的铁锁,冷冷清清地昭示着屋主人的所有权。



“大哥哥,你是从外面来的吗?”忽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身旁传来。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扎着两个小辫子,正仰着头望着他,红扑扑的脸蛋上写满了好奇。

明楼蹲下身,好让小姑娘可以平视他,顺手变出一朵红色的小花,送给这个小姑娘,温柔地回答:“是啊,美丽的小姑娘,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小姑娘惊喜地接过红花,点点头说:“你叫我阿古就好啦。”

“那阿古是住在这个村子里吗?”

“暂时是,”小姑娘一便说着一边双手比划起来,“等我长得这么高了……嗯,像你一样高的时候,我就不住在这里了。”

“噢,那你可得好好加油长个子了,”明楼笑眯眯地附和说到,“不过,长大了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呢?”

“因为外面有会飞的很漂亮的灯笼,有五颜六色很好吃的糖果,还有,还有好多好多人,她们都穿着很漂亮的衣服……”阿古兴高采烈地跟明楼描绘着她所知的外面的世界,全然忘记了这个大哥哥也是从外面世界来的。最后,似乎是为了增加可信度,她还认真地补充道:“真的,都是阿诚哥哥告诉我的,他就是从外面来的。”

明楼的兴趣一下子被这个新人物“阿诚哥哥”给吸引了。

“阿诚哥哥是谁呢?”

“唔,阿诚哥哥……就是阿诚哥哥呀。”阿古忽然支支吾吾起来,手里的花朵也给偷偷藏到了身后,似乎是担心眼前的大哥哥会因为她不说实话而抢回去。

明楼了然,于是故意耷拉着脸,装着垂头丧气地说:“噢,我知道了,你不愿意告诉我。那你把……”

“不是的!是……是阿妈说不能在外面说阿诚哥哥的事情……”小姑娘着急了起来,她很喜欢这朵漂亮的小红花,也觉得这个大哥哥跟阿诚哥哥一样好。最后阿古靠近明楼,咬着他的耳朵悄悄地说,“阿诚哥哥就是肉身神大人,是阿爸把他带回来的。不过现在他住在神社里了,也不跟我说话了。”说道最后,阿古的声音低落了起来,神色也暗淡了下来。

明楼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安慰道:“我想,阿诚哥哥肯定还是很喜欢你的。”

“真的吗?太好了!”阿古一扫前一刻的一脸难过,对着明楼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明楼不得不感慨小女孩的心思真是单纯到丝毫不讲道理。

“对了,大哥哥,你来这里干什么呀?也是来找肉身神大人的吗?”

“是的呢,你能带我去见他吗?”

阿古点了点头,把手上的红花插在耳边,一路蹦蹦跳跳地领着明楼往村落方向走去。


一路上,所见屋舍渐渐多了起来,但是大多也跟之前的那个屋子一样破落。这使得一身藏蓝色英伦长风衣的明楼显得格外的扎眼。对于路边村民不断投来的惊异而艳羡的目光,这个刚成年的青年还有一些不好意思。


不一会,阿古领着他走到了一幢白墙灰瓦的房子跟前。这个房子明显跟之前所见有所不同,房子并不太大,墙面与门前却是十分洁净,想必屋主人应该是这村子里面相当有地位的人家。

事实也是如此,这是天降村最受敬重的村长的住所。


“阿妈,我回来啦,我还带……”

阿古的话还没有说完,屋子里面便传出来一个焦急的女声:“阿古,我找你好一阵了,你是不是又去找……”

声音在见到明楼的那一瞬间停住了,它的主人将阿古拉到身边后,仔细地审视了一会眼前的人,才问到:“您是……”

“在下明楼,听闻此处有神迹,特来求个俗愿。”



一句话剧情简介:明楼利用职务之便拐走未成年正太。


评论(5)

热度(13)